汽车行业:估值低位筑造绝对底部 零部件行业价值洼地显现(2)

  • 时间:
  • 编辑:惠威科技
  • 来源:股吧鑫东财配资

  我们统计了2010年1月4日至2020年1月10日期间,中信汽车零部件行业PB(LF)小于等于2倍和大于2倍的时间占比。在此期间,零部件板块PB大于2倍的时间占比高达85.1%,零部件板块PB小于等于2倍的时间占比仅为14.9%,进一步说明零部件板块的2倍PB为历史绝对底部。

  1.2 行业已经历“杀估值+杀业绩”两阶段,PE底部并非底,PB底部才是底

  回溯历史,零部件行业PE(TTM)于2012年1月触及历史底部的13.1倍,而零部件行业PB(LF)的底部出现在2012年11月的1.7倍,行业PB的底部与PE的底部并不吻合,二者见底时间点相差了近10个月。

  由于PE与PB分别是市值相对于业绩和净资产的比值,业绩的变化比净资产的变化更为活跃。回顾历史:在2012年1月零部件行业PE(TTM)触及历史底部13.1倍时,行业业绩尚未触底,一直到2012年四季度行业净利润增速才由负转正。也就是说,2012年1月以后,并不是股价触底反弹导致行业PE修复,而是行业利润下滑,导致PE被动抬升,彼时行业掉入了典型的“估值陷阱”。在此期间零部件企业的股价继续下挫,由此导致行业PB进一步走低,直到2012年11月才触及历史底部1.7倍,比PE触底晚了10个月。

  此轮汽车行业景气走低周期中,零部件行业也是经历了“杀估值”和“杀业绩”两个阶段。1、“杀估值”阶段:零部件行业PE(TTM)由2016年7月的38.6倍一直跌至2018年10月的底部15.2倍,再此阶段行业景气度不断下行,零部件行业整体业绩增速不断走低,但业绩增速尚未转负。2、“杀业绩”阶段:2018Q4零部件行业业绩增速首次转为负增长,并在2019Q1、2019Q2、2019Q3连续业绩负增长,由此行业步入“估值陷阱”,行业PE(TTM)被动抬升,与此同时,股价进一步下跌导致PB(LF)进一步走低,当前零部件行业PB为2.2倍,已处于历史底部位置。我们认为,零部件行业早已走过了“杀估值”阶段,且当前行业景气度企稳回升,行业“杀业绩”阶段也已进入尾声,当前零部件行业已具备足够高安全边际。

  PE估值陷阱已显露+PB见底,预示着行业的真正底部,当前博弈零部件性价比极高。我们认为,行业低迷周期中,行业股价将先后经历2个阶段:1)先经历“杀估值”阶段,此阶段结束后行业估值率先见底;2)再进入“杀业绩”阶段,此阶段将出现典型的估值陷阱,PE由于业绩负增长被动抬升(而非情绪好转抬升),与此同时PB见底,因此行业股价的真正底部取决于PB底部。当前零部件行业的PB(LF)为2.2倍,处于历史底部,我们并不能完全排除行业PB继续下探的可能(例如行业业绩趋势并未反转,继续下滑),但至少2.2倍的PB为我们提供了足够高的安全边际,且汽车行业销量跌幅正在收窄,零部件企业产能利用率低点已过,业绩跌幅收窄乃至转正概率并不低,因此我们认为,当前博弈零部件板块的概率与赔率均处于上佳水平。

  2、 零部件板块兼具“高安全边际+向上弹性”,全面看多,布局当下

  此轮零部件行业已深度调整3年,当前“杀估值”和“杀业绩”两个阶段已近完成,叠加行业逐步复苏,零部件行业迎来极大投资机会。站在当前时点,我们全面看多零部件。

  2.1 优质零部件已至价值洼地,出现长期绝佳买点

  此轮零部件下跌过程中,泥沙俱下,优质公司现已跌至较低位置。我们认为,当前正是优质零部件企业的长期买点。在标的筛选上,我们同时强调公司质量与公司估值,据此制作出反应这两个维度的气泡图。我们以A股零部件近3年ROE(摊薄)的平均值为纵轴,以PE(TTM)和PB(LF)分别为横轴,气泡大小对应企业2018年收入规模,据此筛选出现已处价值洼地的优质零部件。

  优质零部件已处价值洼地,具备较高安全边际。以上气泡图中呈现了优质零部件的相对估值,我们可以从ROE越高,估值越低的维度寻找便宜的优质零部件,因此筛选出在气泡图左上角的零部件企业。优质零部件企业如中鼎股份、常熟汽饰、宁波华翔、精锻科技、银轮股份、凯众股份等无论从PE还是PB角度均处于历史低位。

  2.2 行业复苏+低基数效应,零部件行业业绩回升值得期待